icelandsun喝风少女

樱井未晴:

一个脑洞。
“途径麻婆终将到达咖喱站的标准恋爱流程”……之类的。

邂逅,J视角
『每天都坐的这趟直达咖喱站的特快列车上,第一次见到熟面孔以外的人。』
『还长得特别好看。』
『眼睛好亮。』
『就是有点溜肩。』
『他有点局促不安地拿着车站的列车时刻表问我这趟车会不会经过麻婆站。』
『我告诉他会经过但是不会停的时候心里莫名有些罪恶感,他的表情好像被抢了瓜子的仓鼠。』
『就算这样他还是很好看。』
重逢,S视角
「工作调动之后每天都要坐列车上班,从家里出发坐早上八点三十分到麻婆站的列车,时间刚刚好。」
「错过了就麻烦了,因为同方向的列车只有一辆直达咖喱站的特快列车,麻婆站不停车。」
「第一次去的时候就误乘了那趟车。」
「还向一个长得很帅的浓颜小哥搭了讪。」
「没想到在这趟普通列车上又见到了他。」
「他好像也认出我了,腼腆地笑了笑。」
「他笑起来的时候棱角分明的脸软成了包子,让人不由得想走近。」
「我也确实这么做了。开玩笑地对他说“这趟车在麻婆站会停车哦”,他就又笑成可爱的包子脸。」
再会,J视角
『乘车去上班的时候我总是会犹豫选择哪趟列车,耗时短直达咖喱站的特快列车还是乘客少的普通列车。由于我一向有很重的起床气,就只有乘特快列车才赶得及时间。』
『但是想到那天问路的仓鼠先生,就突然很想去坐那趟会停在麻婆站的普通列车试试看。』
『后来每天上班坐普通列车,是因为那趟车乘客少可以在车上补眠,才没有什么其他目的。』
恋爱车站,S视角
「我多少察觉到了浓颜小哥有点喜欢我,不然嚷嚷着要补眠的他为什么要在空荡荡的车厢里跟我一起拉着扶杆站着。」
「其实我站在那里是想欣赏浓颜小哥的睡颜的。」
「我比他早一站上车,他比我晚一站下车,中间重合的时间有四十多分钟。」
「他开玩笑说简直像约会一样。」
「我说我就是抱着约会的心情每天见他的,似乎说得太早,吓到他了。」
「不过感谢列车不稳,让他立刻摔进我怀里了。」
「后来他说他是故意的。」
恋爱车站,J视角
『翔君的肩最近好像更溜了一点。』
『应该不是我每天靠在他肩上补眠造成的……吧?』

评论

热度(72)

  1. icelandsun喝风少女樱井未晴 转载了此图片